调结构转方式 “中国气都”达州转型步伐从未停


更新时间: 2019-09-09

  9月1日是周日,但宣汉正原微玻纤有限公司工业工程管理科科长刘睿没有闲着。周一,中国商飞计划来人“巡厂”。尽管作为国内唯一生产商,宣汉正原微玻纤的“航空玻璃棉”已稳定试产,但刘睿仍如迎“大考”。

  这几天,同样有些紧张的,还有达州经开区经发局局长符宋,因为达州经开区升格达州高新区“本月有望获省政府正式批复”。

  一个是以天然气为燃料的产品升级,一个是曾以天然气能源化工为烙印的园区升级,它们都为达州——这座有“中国气都”别称的川东北工业重镇当下的转型升级,做了最贴切的注解。

  建设“四川东出北上综合交通枢纽”和“川渝陕结合部区域中心城市”,奋力争创全省经济副中心。

  到2020年,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到2025年,要基本建成四川东出北上综合交通枢纽,为争创全省经济副中心提供有力支撑;到2035年,要全面建成川渝陕结合部区域中心城市。

  2006年4月2日,中石化宣布在四川省达州市境内发现了中国规模最大、丰度最高的特大型整装海相气田——普光气田。数据显示,达州天然气资源远景储量达3.86万亿立方米,占全国约13%,已探明储量7000亿立方米,是全国三大气田之一。它也是此后建成的川气东送等工程的起点。

  气田“高含硫”的特点,也带来了大量副产品硫黄。“当时,国内年硫黄需求量1200万吨,产量仅100万吨。经测算,普光净化厂年产硫黄可达400万吨。”北京大学地质系毕业、曾在达州市发展改革委供职多年的庞福佑告诉记者。

  事实上,在2003年左右,业内已基本勘清普光气田整装海相的稀有性特质。“依托资源优势,强力发展天然气能源化工产业,既符合省里的政策方向,也是达州工业版图扩张的绝佳机遇。”一位退休干部回忆说,从1999年建市,达州就提出“工业强市”。

  或许是巧合。2002年11月,常年与天然气打交道,时任省经贸委化工行业管理办公室主任的李向志调任达州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到2006年1月,庞福佑从渠县经委调市发改委工作时,“第一版全市天然气能源化工规划已勾勒出基本完整的布局和发展蓝图。”

  有了“气管子”,规划在原达县(现为达川区)的天然气能源化工园区就有了“血管子”。2006年到2008年,汇鑫能源、香港久源、瓮福达州等企业相继投资落户园区,加上达钢旗下达兴能源,天然气能源化工产业集群轮廓初显。

  统计年报显示,到2011年,达州GDP达1011.83亿元,其中,第二产业增加值532.35亿元,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77.2%。

  迈入“千亿俱乐部”门槛的达州,正在期待天然气、硫黄带来更多产业发展惊喜,经济下行的压力却悄然而来。从2012年到2015年,达州GDP、工业增加值增速逐年下滑,2015年10月,全市工业经济增速出现-5.3%的历史最低值,企业效益大幅下降。

  宏观经济形势趋紧,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现场报码现场开奖。这是共性。为何达州会是断崖式下滑?某业内人士坦言,“还得先从自身找原因。”

  “‘十二五’末,全市煤、电、冶、化、建等传统支柱产业占比接近80%。对传统产业的依赖,导致产业结构性矛盾突出、企业产品单一、技术含量低、市场竞争力不强、创新能力弱、盈利能力差等问题日益凸显。”达州市经信局副局长刘江认为达州的“症结”在这里。

  符宋进一步解释:不是说存在时间长的就是传统产业,更多指的是产品初级、技术含量不高的产业。

  “规划其实做得比较全,产业链条也拉得比较长,但未能全数如愿落地。”2011年调离市发展改革委的庞福佑,谈及天然气能源化工产业发展中最大的遗憾:“制烯烃等未能付诸实施,拖了延链升级的后腿。”

  既要“加油赶”又要“加快转”,既要“高速度”又要“高质量”,双重任务压力下,新一轮工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成为市委、市政府密集调研的首要课题。随后,达州描绘“6+3”产业集群版图,对于转型升级的用意和用力看得更清楚明确。

  2016年提出的工业领域6大产业发展格局蓝图,在2018年8月召开的中共达州市委四届六次全会上最终定案——能源化工、新材料、智能装备制造、电子信息、农产品加工、生物医药加文化旅游、现代建筑业、现代物流,其中,4个产业集群规划发展为千亿级,4个五百亿级,1个百亿级。能源化工仍处首位。

  经历了2015年的工业“滑铁卢”,加之化工行业被列为国家环保重点整治对象,曾有人提议“干脆把能源化工产业‘丢’了”。但数据显示,近三年和今年上半年全市能源化工规上企业总产值、主营业务收入、税收、利润总额等四项指标绝对值均占全市规上企业总量的40%左右,均在6大产业中占比最高。

  7月23日,全市上半年经济形势分析会上,市委副书记徐芝文谈及对达州能源化工产业的三点认识:从发展基础看,资源足、产品多、贡献大,产业的基础地位坚实稳固;从发展制约看,政策收紧、链条不优、企业不强,产业进入转型发展艰难期;从发展前景看,有先机、有优势、有动力,产业有深挖潜力,大有可为。

  “所以不是要不要的问题,而是怎样将其做大做强、做精做优的问题。”庞福佑认为。

  徐芝文向市委建议:坚持三个方向,突出两个示范,做优两大基地,延伸三大链条,建强三大园区,实现“三步走”发展目标,即:全市能源化工产业总产值2020年突破600亿元,2023年突破800亿元,2025年突破1000亿元,“推动能源化工产业成为达州加快实现‘两个定位’、争创全省经济副中心的坚实支撑”。

  在正原微玻纤厂房的正对面,便是其产业链下游产品生产企业迈科隆,路边架设的大型钢梁上立着这样一排红字“中国最强玻纤新材料发展基地”:达州已启动市第二工业园区的建设步伐,重点发展天然气精细化工、磷硫化工、煤焦化工及延链互补等关联产业。

  新闻热线:法务部邮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节目覆盖情况反映热线:

  调结构,转方式 “中国气都”达州转型步伐从未停歇,9月1日是周日,但宣汉正原微玻纤有限公司工业工程管理科科长刘睿没有闲着。一个是以天然气为燃料的产品升级,一个是曾以天然气能源化工为烙印的园区升级,它们都为达州——这座有“中国气都”别称的川东北工业重镇当下的转型升级,做了最贴切的注解。